青白江区委宣传部 青白江区文明办 主办

五桂村老中青三代话变迁:一代更比一代强

  9月17日,清泉镇五桂村举行“老中青三代共话新中国成立70年”座谈会。会上,村民们畅所欲言,结合自身经历,谈感受、谈发展、谈变化,一个个生动的故事,串联起新中国70年来的发展变迁。
  “40后”张礼述:
  四次“换房”感受变迁
  跟60、70、80、90后相比,“40后”张礼树走过的路要坎坷得多。
  张礼述出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。年幼时父亲去世,他由叔叔抚养长大。“那时,叔叔每年给我10元钱生活费,包括买油盐酱醋,扯布做衣服,剪头发及全年的生活费……”张礼述回忆。
  为了贴补家用,张礼述16岁就跟人学石匠,打石头挣工分。后来,他刻苦钻研,学会了辣椒育种技术,成为生产能手,还光荣地入了党。
  “我结婚后,叔叔和我分了家。我们两口子住在一间低矮破旧的草房内。1972年,我们两口子省吃俭用,修了四间草房。后来,我们把草房改成了瓦房。1999年,又把瓦房改成了一楼一底六间楼房。”说起这几十年的变迁,70多岁的张礼述精神矍铄。“现在修建欧洲产业城,我们的房子拆迁了,以后还要住进环境更好、配套设施齐全的小区。政府给我买了保险,现在我一个月可以拿到2500多元。”张礼述说,以前,做梦都没有想到,日子会过得这样好。
  “70后”袁明水:
  单身汉全部“脱单”了
  “我们家住龙泉山上,很多山地连粪桶都放不稳。平坝头的人讥笑我们是‘弯脚杆’‘红苕猪’。长得撑撑展展的小伙子都讨不到老婆。”在外开建筑装饰公司“70后”袁明水深有感触地说,过去,受地理和经济条件所限,袁家湾山上的女娃娃往外嫁,山上的单身汉“起串串”,几乎每家人都有一个。
  袁明水出生于1979年,九十年代初期,担心像村里很多单身汉一样讨不到老婆,初中刚毕业,就扔掉课本,跑到城里打工了。后来,学到了技术,积累了资金,袁明水不仅把自家以前的烂草房改为两层宽敞的小洋楼,还娶妻生子,开了装饰公司,把村里的不少青年组织起来一起在城里打拼。今年,他主动向党组织靠拢,成为入党积极分子,被评为五桂村第三届道德模范。
  “水电气光纤和水泥路通到每家每户和每一个院落,川西林盘治理项目落户袁家湾,让这里越变越好,那些40多岁的单身汉,近两年也纷纷‘脱单’。”袁明水感慨地说:“要不是党的政策好,我们哪有那么好的日子过啊!”
  “80后”唐国金:
  新时代的产业工人
  1981年出生的唐国金自称没有“吃过苦头”,而这正得益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施行。他出生那年,村里正式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农民的劳动积极性被极大调动,农民生活有了很大改善。
  17岁那年,唐国金应征入伍,在部队入党。回来后,他拜师学了木工手艺,后来应聘到我区一家现代化的木门厂做技术工人,月薪过万。随着欧洲产业城的建设,大批企业需要产业工人,为了离家近点便于照顾家人,今年5月,他幸运地被招聘到离家很近的“华鼎国联”上班,工作、生活更加惬意。
  “我比新时代的产业工人还幸福,既拿着和城里人一样的工资,有五险一金做保障,家里还有一亩三分地,可以吃到新鲜的蔬菜、刚刚收获的香米,生活安逸的很!”唐国金对于现在越发舒适的生活甚是满意。
责任编辑:钟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