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白江区委宣传部 青白江区文明办 主办

行医六十载 不变是初心

  ——老中医彭英泽的故事
 
  在清泉镇公立中心卫生院的一间门诊室里,一位身穿白大褂的老者,腰板挺得笔直,眼神如炬。望、闻、问、切,有条不紊。
  这名老者叫彭英泽,今年78岁,说话慢条斯理思维清晰,满头银发,身上散发着一股“不老松”的精神。从“赤脚医生”到“业内专家”,60年的行医路,他见证了基层医疗事业蓬勃发展的历程。
  一个通宵的守候
  彭英泽,1941年出生在一个中医世家,爷爷是一名乡村医生,爸爸常年在龙泉山收购中草药,他说,自己是闻着中草药香味长大的。那时,经常看到爷爷背着医药箱,走街串巷为乡亲看病,觉得爷爷特别伟大。
  60年前,18岁的彭英泽从卫生学校毕业后,到清泉镇公立中心卫生院(当时名为太平卫生院)当了一名医生。那时候的卫生院条件差,就只有几间土胚房,除了群众上门就医外,更多的时候是医生“走下去”。
  一年初秋,正在整理病例的彭英泽被来者的呼叫声打断,“彭医生,彭医生,我奶奶又不好了,发高烧,喘不过气来!”原来是西平村张婆婆犯病了,孙子小王走了十几里山路前来请医生。
  “孩子,不要着急,我这就跟你走一趟。”听了小王对张婆婆病情的描述,彭英泽在急救药箱里添加了治疗退烧、支气管炎的药物后,立即起身与小王一道前往张婆婆家中。
  沿着崎岖的山路,彭英泽和小王一路步行到西平村。“彭医生来了!”快到家门口,小王朝小院大喊了一声。“彭医生,我们就等你呢。”张婆婆的儿子、媳妇们赶忙把彭英泽迎进家中。经过诊断,张婆婆因感冒诱发急性支气管炎,彭英泽立马为张婆婆打吊针。
  一滴、两滴、三滴……由于老人年事已高,血管脆弱,液体点滴速度很慢,初秋的黑夜却来得格外早,不到8点,乡村已经夜色朦胧,而3瓶液体才输了1瓶,“没事,今晚我在这守着,不用担心。”一晚上,彭英泽都守在老人身旁,直到凌晨1点钟,液体输完了,他才靠着椅子打盹。第二天清晨,彭英泽再次为老人测量了体温,确定老人无大碍后,才背上医药急救箱沿着来时的道路,回到了卫生院。
  像这样的行医经历,在彭英泽的“赤脚医生”岁月里,司空见惯。“当时通讯不畅、交通不便,遇到急诊必须走一趟。”彭英泽说。
  “孩子,回来工作,乡亲需要你”
  1982年,“发展现代医药和我国传统医药”写入了《宪法》,1985年,国家中医管理局成立……广播里传来的好消息,让彭英泽欣喜不已,他觉得,中医人的春天来了。
  1985年,经推荐考核,彭英泽参加了中医药大学刊授大学第二届中医专业学习,之后,他又前往华西医科大学医院管理班学习,1991年2月所写论文《中医治疗胡豆黄之浅见》在我区首届中医药经验交流会上获得二等奖……多年的刻苦专研,彭英泽从一名最基层的乡村医生成长为副主任医师。在2014年首届区名中医的评选中,彭英泽高票当选。
  “一入杏林深似海,从此青春是路人”,在学医的路上,彭英泽从未放弃学习。每天,除了吃饭、坐诊和休息,他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献给了中医事业。家里的客厅、卧室里随处可见医书、古籍,茶几和床上摆满他收集的各类资料。
  在彭英泽的影响下,儿子彭家毅、女儿彭家治先后走上医学之路。
  1985年,彭家毅毕业后曾一门心思想留在城区。然而作为父亲的彭英泽却一早做好了打算,对儿子说:“孩子,咱们清泉缺医生得很,回来吧,乡亲需要你。”
  父亲的话最终说服了小家毅,他回到了清泉。1988年,当时整个清泉镇公立中心卫生院只有不到20名医务工作者,刚刚成立的住院部更是“人丁稀少”,彭家毅一人多角色,和同事们一起搭建了住院部“模型”。2001年夏天,小女儿彭家治于重庆医学院毕业,同样因为父亲这句话,毅然选择回到清泉工作。
  彭家毅说,有了父亲这个灯塔,一天都不敢懈怠,在工作之余,自己也报考了成都中医药大学继续学习,去年更是报名参加3年援彝工作。
  “只要病人需要我,我就要继续干下去”
  翻开彭英泽珍藏的相册,一张张“白大褂”合影映入眼帘,一排、两排、三排、四排、五排……不断壮大的合照见证了清泉镇公立中心卫生院医疗实力的不断增强。
  随着清泉镇公立中心卫生院的“三迁”,医院的环境越来越好,彭英泽的诊室也随之改变,而始终不变的是初心。
  干一行,爱一行,一做就是一辈子。2002年1月,彭英泽到了退休年龄,次月接受返聘,继续坐诊,他把退休后的岁月看作是自己人生第二个春天。
  近几年,清泉镇公立中心卫生院先后与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、区人民医院、区中医院、区妇幼保健院签订合作协议,不仅实现病人就诊分级诊疗常态化、上下转诊制度化,与此同时,优质医疗人才的下沉还为卫生院的人才队伍带来了变化,解决了医院人才缺乏的问题……看到医院发展得这么好,彭英泽仿佛找回了年轻时的一腔热血。
  “只要病人需要我,我就要继续干下去”。一向性格淡然的老人,只在这一件事上显得执拗,仍然坚持坐诊,平均每天接诊二十多号病人。
  每天早晨7点半,彭英泽从家里出发,骑着自行车来到卫生院,穿上白大褂,带上医师帽,端坐在诊疗桌前,开始一天的工作。日复一日,六十余年从不间断,大家亲切地叫他“老革命”。
责任编辑:钟城